USB 城市购物中心


项目介绍
2016
2016 年国际竞赛/一等奖
项目团队
桑蒂·穆斯梅奇
塞巴斯蒂亚诺·马卡罗尼
安德里亚·阿尔迪齐
亚历山德拉·塞巴斯蒂亚尼

项目描述: 查看全文 城市购物中心不是单纯的购物大厦。 其背后蕴着一个整体概念,即升级整个城市结构,重建人与城市之间的连接。通过重建连接,将常规购物商场的传统功能融入非传统的混合体: 它自身成为基础设施,兼具连接城市与购物商场的功能,其主要特征表现为使用者及其商业活 动。

购物历史/公共空间和市场: 纵观历史,购物理念已发生很多变化。在古代罗马市场,紧临广场的建筑群供人们举行各类仪式和活动。在中世纪时期,临街店铺呈一字排列,上面覆盖着拱廊。

从目录到电子商务——开端 : 从目录到电子商务——开端 :十九世纪期,美国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农村地区,他们前往城市中心 的市场购物,交通工具的局限带来了挑战。零售商发现了新商机,他们将商品销售给农村和城市区域的购物者。市场加入邮购目录的邮购方式。

从目录邮购到电子商务——演变 : 随着互联网的问世,品牌公司的网站成为更常用的商品订购渠道,消费者所订购的商品经邮件交付,但“邮购订单”并非总是用于描述互联网订购的商品。虽然它更多是指电子 商务或在线购物。在线购物与传统邮件订购的真正区别是下达订单的方式。大多数传统的邮件订购公司现 在也通过互联网销售商品。

V虚拟幸福 : 就快乐意识而言,购物商场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后现代场所。快乐意识并非总是停留在过往的感知之中,而在于虚拟意识身。完全诱人时刻,在生命意志的放弃之间,不停搜寻全息图诱惑的满足。或者,其自我是集约度与积聚度的一个虚拟对象,购物商场回归自我的魅力早已丧失,但现在得到惊喜发现。后现代身如同对象模拟物中的多个对象。因此,购物商场彰显最卓越的占有性个人主义。

个性缺失: 在我们的社会里,个人事务呈现标准化趋势,个性逐渐缺失。集体就餐、统一服装、受到监管与预定作息时间等否决了优先的个人身份,表明自由的丧失与完整性的退化。高科技商城是消费社会的独特站点与符号,可通过人工编制代码、各式货物满足消费者的欲望,图像身被用于阐述异化自我的伪个性化形式。

公共空间和交流: 在21世纪,我们的购物场所已丧失公众交流、期望与商业的混合理念,而这些曾是过去商场的基功能。在现代城市的现实中,公共空间与绿地受到挤压,购物商场必须回归其集会场所的质,在城市规划中扮演重要空间之一的角色。但在人口密集的现代城市,是否有可能设计一个公共集会空间?

创意购物之旅: 过界定区域功能,传统购物商场表现为建筑综合体,旨在容纳商业活动、剧院与餐馆,它们将占用四分之三的面积。主角是商铺及其展示区、试衣室、收银与存储的所有功能。许多人将这些区域视为“非场所”,即无突出特点,无标识,无关系与无历史。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原因是现有传统商场有四分之一的面积设计用于公共空间与交流,但实际上已被通道与服务区所占用。在我们的来愿景中,购物商场必须回归其“购物机制”的质。通过综合利用现有技术(包括三维智能镜子、beat-coins、自动存储、电子商务),人们及其活动将再次成为购物商场的主要行动者。在我们今天所生活的世界,购买与销售很容易在网上完成(因而降低了物理空间的重要性),购物中心仅仅成为了人们确定其购买行为的一个场所。与以前相比,买家可利用更小空间来选择、试用和购买产品。剩余空间则可交还给用户。活动旨在使建筑物回归质,从购物商场变成一个购物广场,即通过提供个人体验与氛围,推动社区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