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来图书馆


项目介绍
2013
国际竞赛/二等奖
项目团队
桑蒂·穆斯梅奇
塞巴斯蒂亚诺·马卡罗尼

项目描述 显示全文 现实存在一个矛盾:作为文明人,我们从未站在如此高的战略层面来获取和消费信息,但我们仍从中获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最新的数据清楚表明,在过去50年中,基本识字技能并未得到提升。也就是说,2013年的青少年与其祖父母在相同年纪时相比,识字技能处于相同水平。这令人震惊,它突显了传统教学体制的失效,也表明现代社会能利用新技术来提高人们的知识技能。知识就在那里,可随时接触到,人类为什么没有被激励去掌握知识呢?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今天,图书馆已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图书馆的传统概念正受到挑战,其运营模式本身的有效性也受到挑战。我们认为,所谓的数字革命使传统的图书馆显得多余,同时也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变革机会,而且现在就必须实施变革。你看到人们在搭乘公共交通时有多少人在阅读纸质书?他们使用移动设备来获取信息。他们并非放弃信息;他们仅是转变模式。这正是我们为什么认为现代图书馆不再与书籍有关:它们的作用是便于人们获取信息与知识,分享信息并相互联系。正如你的电子书阅读设备或你的智能手机一样,书籍不再存储在书架上,而是存储 在“云”一类的虚拟存储器中——如果你愿意的话。因为不存在纸质书,也没有必要设置桌椅。人们可以在受欢迎的开放空间自由的通过小型数字设备访问信息以及汇集信息(人们也被鼓励这么做) 。新概念允许人们探索更多的空间,搭建自己的空间,并在自由的环境中彼此交互。人们将在基于空间自由概念所激励的 环境中阅读、移动、分享、沟通和互动。这个项目不仅仅涉及建筑领域,它也影响了各个社区群体的互动。在我们所倡导的空间,读者不仅是用户,也是利益相关者。我们拒绝自上而下指定的操作方法,新的“ 未来图书馆中心”愿意倾听人们的声音,倾听他们希望如何使用这个空间。该“未来图书馆中心”空间将允许人们创建内容,而这些内容将存储在云端。该“中心”将分为两个空间:一个“物理”空间和一个“虚拟空间”。物理空间的概念设计始于古代集市的概念,古希腊文明也使用同样的聚集空间,供人们集会和分享信息。图书馆以平整表面结构为特征,各功能区“安插”在楼板中,以便提供整个空间的清晰视野,当人们走过空间时,可发现图书馆内正在举行的所有活动。礼堂、教室、会议区、座位均在路面水平之下,通过滑动玻璃分隔物分开主要空间。空间模块方案简化了图书馆的建筑结构。所有模块均为具有特定功能的预制模块。座位、信息点、礼堂、教室、服务点、学习点与通道均由一个模块或一组模块加以界定。得益于模块化,“中心来图书馆”可采取一系列的大小的规格:小、中、大、超大并可仍然实现它的功能目的。这一灵活性使图书馆可以建在任何地方,从中国胡同之间的狭小场地到纽约中央公园的大片区域。图书馆的自由也指其可实现更多不同功能可能性。例如,功能区按参与人数区分,我们可以有单一的学习区域,可鼓励个人探讨自己的兴趣;我们也可以有团队学习区域,从而在该等领域开设课程,人们可相互学习。所有数字设备均可通过在线应用程序使用图书馆虚拟空间,该虚拟空间的目的并非只局限于查询图书馆数据库,还可以作为人与人之间真实的社交网络。用户可以遇见有相同兴趣的其他人,组织活动来活跃社区气氛,分享知识与经验。他们可以保存他们所有阅读记录,并创建自己的图书馆。应用程序旨在创建一个社交网络,让人们见面,有更多的面对面互动而非与现实孤立。来图书馆将不会只作为图书馆运营,而是将与其他组织合作,为人们提供广泛服务,以满足人们的各类需求,这些组织包括大学、学校、医院、驾校、公共组织与私人组织。